-

那四人的最強殺招猛烈地撞擊到一起,隨之發出了巨大的爆炸,驟然出現了一陣強烈刺眼的白光,其蔓延至整個戰場之上。

待煙霧與光亮全然消散之後,剛纔的戰場之上,那些建築已然被夷為平地。

隻見這時,寧雨緩緩站了起來,拖著自己傷痕累累的身軀虛弱地喘息著。

而葉家的四人已經在剛纔的激烈打鬥之中命喪於此。

“嗬嗬嗬,我不是都,都告訴你們了嗎,不要,不要覺得你們能打得過我。”寧雨說道“你,可是你們偏偏不聽啊。”

說完之後,寧雨便將說中的神刀“曦月”重新歸於腰間的刀鞘之內,隨後便原路返回,向著自己哥哥,北境王寧風那邊走去。

然而現在,寧風與葉家三巨頭的戰鬥也是十分焦灼地進行著,雙方更是互不相讓分毫,招招都是奔著了結了對方而出手的。

在寧雨與三人分開之後,冷笑著對他們說道“嗬嗬嗬,你們這二十年來也冇有閒著啊,居然能夠跟上我的進攻節奏。”

“哼,寧風,不要把你自己看得太過於不可一世了,過多的自負會讓你最後歐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。”葉家家主葉頂天對語氣低沉著對寧風說道。

通過剛纔的戰鬥,除了葉頂天之外,葉威與葉隆的實力在寧風看來與二十年之前雖然是有所增長,但是在寧風看來,對他自己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威脅。

而真正讓他感到詫異的還是葉家家主葉頂天,在剛纔的打鬥之中,寧風好幾次都察覺到了他身上的“神祈之力”並非是他自身所擁有的那些,強度甚至是超過了他二十年前太多倍了。

“哥,我這邊戰鬥結束了,葉展,也葉羅,還有那個叫葉淩天的,我都已經成功解決掉了。”寧雨通過耳邊的無線通訊器向北境王寧風彙報著她那邊的戰況。

寧風聽到這個訊息之後,心中的一塊石頭算是平穩地落了地。因為這裡的戰鬥與之前八國大將軍的戰鬥很是不同,葉家的“神祈”功法是世間數一數二的強勁,當年其中神王就是憑藉著這套功法纔會立於世界功法戰力的天花板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寧風對自己的妹妹寧雨進行著迴應。

“寧雨,回來的時候注意安全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哥,放心吧。”

待掛斷通訊之後,寧風的麵上露出了笑意,而他的笑容卻印的葉家三巨頭十分的不滿與不安。

“你,寧風,你,你笑什麼啊?”葉威對寧風問道,同時自己皺起了眉頭,心中突然發覺空落落的,像是失去了什麼極其重要的東西一樣。

不僅僅是他,身邊的葉隆也是一樣,與他有著相同的感觸,而且愈發強烈。

“哼,嗬嗬嗬,我笑的是啊,你們這群當爹的,自己的兒子們都死了還在這裡如此悠閒,唉,心可真的是夠大的啊。”寧風十分不削地對葉威與葉隆說道。

聽到寧風口中所說之話,葉威與葉隆頓時瞪大了雙眼,心跳猛然加速,一時間腦中一片空白,不知所措。

隻見葉隆目瞪口呆,整個人瞬間冇有了一絲力氣,看著眼前的北境王寧風,有氣無力地向他問道“寧風,你剛纔說的是,說的什麼?什麼意思?”

“嗬?什麼意思?怎麼,葉三爺,二十年不見,您這是得老年癡呆了?怎麼聽不懂我說話了呢。”寧風對葉隆冷笑著說道“我剛纔說,您的兒子葉淩天死了。”

“不光是你,還有二爺的那兩個少爺,也都死在了我妹妹寧雨的手上。”

禍不及妻家人啊!寧風!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啊!

“寧風,我們之間的過節我們自己清算,為什麼要扯上小輩的人啊?!他們做錯什麼了嗎!”葉威攥緊著自己的拳頭,同時咬緊牙關對寧風大聲叫喊道“你這卑鄙小人!”

我寧風卑鄙?好,那我就跟你們清算一下你們的光榮事蹟!

“葉二爺,你說我卑鄙?跟我說什麼禍不及妻家人,那,二十年之前,我天南城寧家的那麼多條的人命怎麼辦啊!”寧風此時也瞪大了雙眼,氣憤地對葉威說道“難不成,我寧家的人命就是賤命是麼!你們就可以隨意誅殺我寧家,我的叔叔們,兄弟們,姨母們,你們這些劊子手,當時在揮刀砍殺他們的時候,誰想到了禍不及家人這句話啊!”

聽到寧風說完話之後,葉威與葉隆雖說在心中有所感觸,但是,現在得知自己的兒子被寧風的妹妹寧雨殺掉了,瞬間就被憤怒充斥著整個大腦。

“寧風,嗬嗬嗬,我告訴你,這件事情冇完,而且今天老子就要殺了你們兄妹倆!用你們的人頭,你們的血!來祭奠我的兩個兒子!”

說罷之時,葉家二爺葉威瞬間暴怒,將自身的“天怒神祈”之力全部釋放出體外。

“鎮魂·天刃十煌!”

寧風一見還是這一招,便冷笑道“喂喂喂,嗬嗬,我說你就不能有點兒什麼新意嗎?來來回回就這一把大劍。”

“你他媽給老子看好了!我這是幾把天刃十煌!”

隻見這時,高空之上的金色落雷閃過之後,便在這時出現了金黃色的“天刃十煌”,血紅色的“真魂·天刃十煌”還有那把漆黑色的“鎮魂·天刃十煌”。

隨即,三把大劍在空瞬間化作三個巨大的光球,並且相互交融,合三為一。

光芒過後,便出現了一把暗紫色的大劍。

“你不是說冇有新意嗎,我便給你個新鮮的!”葉威對寧風惡狠狠地說道“封魂·天刃十煌!”

寧風抬頭看著頭頂之上的暗紫色大劍,深深地感受著那股強大的氣力向著自己襲來。

“嗬嗬嗬,還不錯啊,這纔對嘛。”北境王寧風隨即直視著眼前的葉威,對其說道“葉二爺,就讓我寧風看看,你這用了二十年所煉成的大劍,究竟如何!”

話音剛落,寧風便將自身的“禦神”怒氣彙聚到手中的“聖魂兵武·千山祭”當中,使得其上的青靛色氣焰更加清澈明亮,望之十分強盛。-